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新奴隶人妻](02)[作者:重口之皇]
[新奴隶人妻](02)[作者:重口之皇]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国产偷拍AV在线播放 自拍无码精品视频 亚洲AV天堂免费]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73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小宝贝,你们玩的真疯,这老婊子咋都成这样了?」「怎么,你心痛了?」 「没,只是你们把她玩成这样,以后她怎么去上班见人?」晚上张强回到家,看 见我那贱货老婆,被小乔和她的闺蜜们改造后的模样,大吃一惊,此刻又来到窗 户外偷窥的我,也是吃了一惊。
 
  这贱货除了被小乔她们剃光了头发和阴毛外,还在她那光秃的头顶上用蓝笔 写着大大的贱婊子三个字,又在她的身上和乳房用蓝墨纹满了很多侮辱性的语言, 吃粪母狗,最低家畜等等,这些都是纹上去的,洗都洗不掉,还有全身上下布满 了红肿的发黑鞭痕,很多还有点点血花溢出,这贱货的脸也全是巴掌和鞋引,肿 的有点鼓起来了,眼上的泪痕也还没干透,看来小乔和她的闺蜜们一直从中午把 她虐到了晚上,她们也是刚刚离开不久。
 
  「老母狗,你主人还在担心你怎么去上班呢,还不说说你往后要做些什么。」 小乔坐在沙发上,摸着我那跪在她旁边的贱货老婆的光头说道。「阿,是,是, 主人,小乔奶奶说母狗明天开始要借去另外的奶奶们家伺候她们,请主人为母狗 请个长假。」一听小乔要借我那贱货老婆给她的闺蜜们,张强是满心的不情愿, 因为他还没玩腻这贱货,可是他又不敢逆小乔意,「明天就借给她们啊,这么快 ……」还没等张强说玩,小乔带点生气的语气说道:「怎么,你不愿意?我可是 答应了你那有钱表姐的两位小公主的了,你不想借,你自己和她们说去。」 
  一听是王月和王语两个任性妖精,张强内心就是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只有从 了,因为他事事都要依靠着他那位富裕表姐的。看着张强愣站着想说什么又说不 出来,小乔坏笑着说道:「姐玩了一天也有点闷了,小月她们刚走了没多久,又 打电话约我去唱K,今晚,就让你这死鬼放纵的玩这母狗一晚。」「呀,这太好 了,小宝贝真是体贴我。」张强转愁为乐说道。
 
  小乔稍微装扮了一下,就出了门,此刻家里就剩下张强和我老婆这贱货了, 这贱货正捧着张强的臭脚在细心的吮舔着,张强吸着烟在闭目养神。良久张强说 道:「老婊子,今天我老婆她们怎么把你打成这样?你做错了什么吗?」「没有, 只是奶奶们喜欢用这种方式对待贱母狗。」我那贱货老婆一边舔着脚一边小声的 回答道。
 
  「哈哈,女人果然是比男人狠,老子玩你这么久,也没怎么打过你对吧。」 张强大笑着说道。「是啊,主人对贱母狗最温柔了。」要讨好张强,我那贱货老 婆舔的更卖力了,看着脚下这光头母狗的骚劲,张强把裤链一拉,鸡巴硬蹦蹦的 就串了出来。张强摸了摸自己的鸡巴说道:「来,母狗转身,看你这么卖力,老 子让你也爽爽。」一听张强要操穴,我那贱货老婆马上整个跪趴下,翘起屁股, 再用双手拉着淫穴上的小钢环把淫穴拉开,然后恭恭敬敬的说道:「谢谢主人赏 赐,请主人,爆操贱母狗吧。」
 
  张强叼着烟,二话不说,就着她身后半蹲着,把那硬挺的鸡巴就往穴里猛力 的插去,一只手大力地拉着我那贱货老婆脖子上的狗链,一只手使劲的啪打她那 红肿的屁股。像骑马一样。「来,母狗往前爬。」边操着边发号着施令,还把嘴 里的还亮着的香烟直接就摁熄在她的背上,张强此刻那得意的神情,在窗户外偷 窥的我可是嫉妒万分。虽然,脖子被狗链勒的快透不过气来了,但我那贱货老婆, 是丝毫的不敢怠慢,只见她艰难的往前爬动着的同时,那被张强爆操着的淫穴的 淫水也是滴滴的溢流出来。痛并快乐着,这贱货真是天生的下贱啊,窗外的我叹 了口气。
 
  围着这个小客厅转了一圈,虽然地方很小,然而她爬的却是很艰难,但张强 没叫停下,她也只能继续地爬着。直到张强下身猛力地抖动了几下,然后更大力 地拉着狗链才说:「停。」
 
  发射完了很大的一泡前列腺液后,张强这小子瘫坐在沙发上,让我那贱货老 婆继续为他舔屁眼,果然是年轻小伙,没多久,张强那鸡巴又硬蹦蹦起来了,他 啪了啪我那贱货老婆的光头说道:「贱母狗,先别舔了,老子现在要操你屁眼。」 「哦,主人身体真棒,这么快又能操母狗了。」接着又说:「但请等等,让贱母 狗把奶奶们临走时塞在母狗屁眼的东西拉出来。」「呀,她们在你这烂屁眼里放 了什么?快拉出来看看。」张强带笑地好奇的说道。
 
  我那贱货老婆马上像拉屎一样蹲着,把手指塞进屁眼然后使劲的谷催着下身, 不一会,只见她手指就从屁眼里拉出来一条混合着屎液和淡淡的血迹的白色的女 性卫生巾。张强这时捂着鼻子说道:「真臭,你这贱货还不给老子扔了。」「哦, 是,是」说着我那贱货老婆就往垃圾桶方向爬去。「慢,等等,这是谁的月经纸?」 张强又喝停她问道。
 
  「这是小语妈妈的……本来是要贱母狗吞吃掉的……但贱母狗噎着……确实 吃不下……只把上面的补血吃了……最后小语妈妈说让母狗用狗屁眼吃………」 我那贱货老婆带些羞耻吞吐的说道。「哈哈哈,行啊,你这贱母狗,真够贱的, 不只吃屎,现在连经血都吃了,小语就十六七岁,你就对她这么顺从了,你看来 是越来越贱了。」「这样,你把那月经纸含着,像含老子的臭袜子一样,让老子 操屁眼。」「嗯,是的主人。」听张强这么说,我那贱货只得把小语的卫生巾放 进口里。
 
  「嗯,这屁眼被她们几个娘们,开发的很不错啊,很润滑。对吗贱母狗。」 张强那铁一样的大鸡巴猛力的操着她的屁眼说道。由于嘴里含着卫生巾,我那贱 货老婆只能「唔,唔……」的点头回应。这次也是好像刚刚骑马那样操着屁眼, 只是时间更长了些,这次我那贱货老婆在这小客厅里足足爬了数圈,张强的前列 腺液才射进她的屁眼里。从她那发抖的身体和双腿,可以看出这贱货已经是累的 很了。但张强还是没玩尽兴。拉着她脖子上的狗链子,牵着她就
 
  进了厕所,估计又是要喂屎她吃吧,由于看不到厕所的场景,加上我也撸玩 了,我在窗外小等了一会,也就默默的离开了。
 
  第二,第三天,足足过了一个星期,我那贱货老婆也没来上班,张强是管我 们这些卫生工的头头,要放谁假就放谁假,作为她丈夫的我都没问她的去向,别 人更是毫不关心了。这些天,我也去张强宿舍偷看过几次,也没见到这贱货,看 来是已经外借给那几个美女了。只是不知道地点,可恨啊。
 
  直到又过了一星期,有一晚我在张强家偷看他和小乔做爱时,从他们的对话 中听到,原来我老婆那贱货此刻正在王月和王语家,大概地址是我们城里最豪华 的别墅区。有了目的地,我决定趁着一个月唯一的一天工休,去探看探看。 
  「站住,干嘛的?」来到了这叫月下银庭的豪华别墅区,由于我的穿着问题, 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这个,大哥,我……找……找人的。」「呵呵,这里面 住的都是什么人,你知道吗?你这身世有可能认识里面的人?」那胖头胖耳的保 安上下打量着我,翻着白眼用轻藐的语气说道。听他这么一说,我只能自卑的低 着头走了,这也难怪,我已经翻出了家里的衣柜,穿上我认为最好的衣服了,但 也是件很土气的民工服。没办法谁叫俺是穷人。这里的安保看来很严密门口都进 不了,怎么办。边走边想,突然我灵机一动,马上跑回家,把酒店的卫生工制服 穿上,带了些打扫的工具又来到了月下银庭这里,等了好一会那胖头胖耳的保安 不在了,我就硬着头皮走过去,对另一个保安说:「你好,大哥,我是通渠工, 这里有户老板家里的渠道好像塞了,叫我来干活的。」那个保安,一脸的倦意看 来是晚上没怎么睡好,也就这样被我蒙混着进来了。哇,这有钱人住的地方真是 又大又漂亮,依山傍水的,空气仿佛都和外面的不一样,有股甜味。
 
  我可不是来这游玩的,万一被那些保安们发现了,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我 时刻提醒着自己,然而这里实在太大了,里面那些金碧辉煌的单体别墅间间都好 像一样的,而且这么多,我那贱货老婆都底在哪一户里,做着她那比狗不如的工 作呢。
 
  真难找,我在里面转溜了差不多半小时,也是毫无眉目。但也总算是开了开 小眼界,在那绿荫华道上,遇到的小姐太太们,每一个都是貌美如花,笑容满脸 的,从她们的神情上可以看出,这应该就是幸福生活吧。其中有几位遛狗的美妇 们还冲着我捂嘴嘻笑,她们的眼神却是充满了蔑视,搞的我也有点尴尬。只能自 卑的低着头快步走着。由于低着头又走得快,总算是惹祸了,一不小心就撞到了 一个男人身上,那男的被我碰到,虽然只是轻轻的擦了一下肩膀,只见他马上用 手啪了啪我碰到的地方,好像我带着很多细菌一样。是我先碰到别人的,只好马 上弯着腰道歉:「对不起,大哥不好意思,碰到你了。对不起。」
 
  「你是哪来的?走路不带眼睛吗?」那男的虽然也就二十多岁的年龄,但样 子长的很帅气威猛,也很高大,足足比我高一个个头。「是,是我不对,对不起, 对不起。」自己理亏,只能使劲道歉了。但那男的却仰着头继续说道:「我问你 哪来的,看你这衣着行藏,不会是小偷装民工混进来的吧。」他这么一说我惊出 了一身冷汗,因为他确实是说对了一半,我是混进来的。「嗯,不说我可叫保安 了啊。」我不自觉的抖了抖身子说:「这个,老板,大哥我……我是来这里帮人 通渠道的,……因为地方太大……一时迷糊了。」「| 别一口一个大哥的套亲近, 看你这身貌也快奔5的人了,死穷鬼这次就算了,下次走路带眼睛啊。」听他这 么一说,虽是满满的藐视我,但我却松了口气。忙答谢道:「是的,是的谢谢老 板大人大量。」谁知道我刚走没几步,那男的喝道:「站住,你说你是做什么的?」 倒霉,我只好转身又走近他,弯着腰说道:「老板,我是通渠工,来这通……通 渠的。」「正好,我家的渠道塞了几天了,你跟我过去看看。」我犹豫了,「这 个……这个……我答应帮别人的……」「呵呵你一民工,你到哪不是赚钱,我不 会让你白干的,反正你也还没找到户主,先去我家。」他这么一说,我再推脱就 会让人起疑了,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不过还真想不到,我也有走狗屎运的时候,跟着那男的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他 家,原来我要找的那贱货老婆此刻正在这里,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男的是王强那 位有钱表姐包养的一个小白脸,这世界就是这样,男的包女的,女的也可以养男 的,有钱啥都是,没钱只能呵呵了。
 
  这有钱人的家就是气派,花园外的门锁都是声控的,那花园里的小假山和周 围的草草花花光看着就让人心情舒畅,进到里屋,那男的开了门对我说:「你不 用进去,你这脏兮兮的,就在门外立着,渠道就在花园里,我一会再安排你工作。」 他既然这么说,我也只好站住门外等候了,虽在门口站着,但透过大门往里一看, 我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大了。
 
  虽然看不全屋里的环境,但只看那大厅的装饰,那岂是金碧辉煌所能形容的, 那天花离地面差不多五六米高,天花上的灯饰都是水晶灯具一闪一闪的好像钻石 一样,仔细看着和我们酒店的总统套房还好像是同一款的灯饰,那地板的腊打的 光亮的能映出人影来,落地玻璃窗的前面放着一套10多米长的6件套白皮沙发, 沙发面前平铺着差不多10平米的兽毛地毯,
 
  但能让我吃惊地张大嘴巴的还是屋里的两个人,在那白皮沙发上侧躺着一个 看样子顶多30来岁,穿着丝质睡衣的美艳少妇,那不是一般的美,那风情万种 的眼神,那嘴角微翘的小嘴,那挺拔适中的鼻子,那仿佛能迷惑众生高贵的不容 侵犯的容颜,光看样子就能让我这等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撸一年,那肌肤像雪一 样洁白的来,又像布满凝脂的白玉一样,要是能让我摸一下,短一年命都值啊。 
  而在她身旁跪着一个穿着黑白相间的女佣服,头上还带着条绿头巾的女人, 正是我此行的目标,我那个贱货老婆,此刻她正恭恭敬敬的为这位美少妇轻轻的 按摩着那双白玉一样的美脚。毫无疑问这美少妇应该就是王强的表姐,我们酒店 的大老板的情妇了。此刻我可是有点紧张起来,因为我原先是想来这里偷看我那 贱货老婆是如何在这里被人虐待的,现在真怕被我那贱货老婆直接看到我。幸好 这贱货由此至终都在低着头为那位美少妇按摩,并没四处张望。
 
  同时我又有点点的失望,这贱货虽然还是很下贱,在这做女佣,但并没我想 象中那样,比起在张强家的待遇,这贱货来这还真是走运了。我是这样想的。 
  但很快我这失望就没有了,随之而来的又是激情。一会再细细表来。
 
  「亲爱的,今天这么快就睡完午觉了。」那小白脸男,径直走到美少妇前, 温柔的说道。「唉!这些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老拉肚子,午睡都睡不好。」 美少妇的答道。接着懒洋洋的坐了起来,又风情万种的对小白脸男说道:「宝贝 坐我旁边,你去公园外散步了这么久也累了吧,让这贱母狗为你按按腿。」那男 的藐了我那贱货老婆一眼,很自然的就坐下搂着那美少妇的小蛮腰说道:「一会 先,我找了个通渠工回来,让他通通咱后花园的泳池的渠道。我要教他怎么通, 一会两个小公主回来,不还得游泳吗?」「嗯,那你去忙你的,我煮了燕
 
  窝糖水,一会好了再叫你。「
 
  哦,原来这美少妇也叫我那贱货老婆做贱母狗了,看来她来这两个星期,还 真没白来,原来我刚刚看见这一切都是表面的假象,只听那美少妇说道:「贱母 狗,去把我的鞋子拿来。」「是的,主人。」我老婆那贱货这时终于转身了,原 来她身上穿的那套女佣服是修改的很夸张的,刚刚我只是看到背面,在加上茶几 挡住我也没看到她下面。乳房位置那两对大奶子是全露了出来,奶头上的铃铛也 是新换了金黄色的。奶子上还布满了鞭痕,下身并没穿衣物是,那屁眼里里还插 着一根鸡毛扫做狗尾巴,而且去拿东西也是跪爬着去拿的。
 
  这母狗看来到哪都是母狗啊,为怕她看到我,我也往门框处稍微避了避,但 我发现这么做是多余的,因为这贱母狗由此至终都是低着头在爬行。去到鞋栏处 她也很熟练的用嘴叼起一双娇小的红色高跟皮拖鞋,就往那美少妇跟前爬去。再 用嘴伺候她穿上。那男的和美少妇看来都已经习惯了,也并没多理睬这贱货。穿 好了鞋子,那美少妇,直接的站起来牵着我那贱货老婆向屋里别的地方走去,而 那男的则向我走来,看来是要开始工作了。
 
  「怎么样,刚刚我家里的事你都看见了吧。」那男的带着一种炫耀的语气对 我说道。我只好装作很好奇和吃惊的问道:「有钱人的世界,就是厉害。这得花 多少钱才能请到这么好的女佣啊!」「呵呵,所以说你乡巴佬,没见识,这是自 愿的,不用钱,世上喜欢为我们这种高档次人士免费服务的奴才多了去了。」我 只好附和道:「那是,那是,但老板我一会那工钱,……」「你放心,你还没资 格做我们家的免费奴才,工钱不会少了你的。」这B说话是真正讨人厌啊,可谁 叫人家有钱有势。我只好再附和的笑了笑。
 
  他领了我到后花园,原来那里还有一个很大的泳池,那水蓝白蓝白的,一看 就知道是天天都换的干净的很。他指手划脚的指挥了一会,就留下我自己在那通 渠了。我虽然很是想偷看,我那贱货老婆现在在屋里和那美少妇在做什么,可这 里的环境限制了我,搞的我的心此刻是痒痒的。还好运气不差,我一边通着渠, 通到屋墙处,听到了我渴望的声音。啪,啪,啪的一顿响亮的鞭挞声,紧接着就 是美少妇的骂声:「叫你贱,叫你贱,偷吃,叫你偷吃。」又接着就是我那贱货 老婆的哭泣求饶声:「阿……阿……主人……阿……求求您……饶了贱母狗…… 这一回……啊求求您……阿……啊贱母……狗是太饿了……求求您……饶了……」 这贱货的声音是相当的凄厉,看来这位美艳的不可方物的女人也是位狠角啊。这 位置刚刚好有个窗户,我想这贱货应该是看别人家煮燕窝,她偷吃被发现了,想 看她怎么受到惩罚,我立刻般了几快砖掂着脚偷看起来。
 
  原本以为这是厨房的窗户呢,谁知道原来是卫生间,隐约还传来一股酸酸的 屎臭味,足足有20平米的巨大卫生间里,只见那美妇人两只手里都拿着东西, 一手拿的是一条小短皮鞭,一手拿的是她自己刚刚穿的高跟皮拖鞋,我那贱货老 婆此刻头上的绿头巾已经掉下,那光头这些天又长出了一点点的黑毛,就跪在她 跟前,左手一鞭啪的就是向我那贱货老婆的光头挥去,啪的一鞭又向她那对大奶 子打去。痛的她眼泪直流,接着美少妇那拿着皮拖鞋的手,继续使劲的向她的脸 扇过去,那力度和鞋底的硬度,都远超在小乔家的拖鞋上脸,不一会我就看见有 我那贱货老婆嘴里吐了两颗牙下来了。而且这美少妇丝毫没有停手的迹象。 
  哇,这美女真是比之前这贱货遇到的那些人要残酷的多,真是身越美,心越 狠啊。那头皮都鞭出血来了,我那贱货老婆痛的连跪都快跪不住了,求饶声也是 越来越微弱了,有快晕倒的迹像。直到这时那美少妇才没再继续鞭打她。但不代 表事情告一段落,只见她拿起花洒,把水开大照着我那贱货老婆一淋,这贱货又 冻又痛的又清醒了几分。看她精神了一点,那美
 
  少妇插着腰大声的喝道:「贱母狗,老娘说过多少次,你在这屋里做什么都 要请示我,来这里这么久,你也还没少挨打,怎么还是记不住!」我那贱货老婆 带着哭声痛苦的哀求道:「主人……是贱母狗错了……这几天贱母狗……都没吃 过东西……这看着主人……刚拉的香屎……实在是忍不住才偷偷的吃了一点点的。 求求主人饶了……贱母狗这一回……」
 
  搞了半天,我原以为这贱货是因为偷吃燕窝被打的,如今竟然是偷吃了这美 少妇的屎,就受到了这惩罚,这里看来比张强家还要苛刻N倍啊。
 
  「没吃了几天东西?我那两个小心肝,她们晚上没赏你狗粮吗?」美妇人语 气稍微温和了一点点,我那贱货老婆答道:「两位小主人,这几天都在外面排泄 了香粪,这些天只赏过母狗喝了点圣液。母狗这才饿的偷吃主人的香屎的。」 「昨晚我太饿了,也求过小语主人让她赏点,可小语主人在玩手机并没搭理我。」 这真是贱的不要不要的了。美妇人听完,那美艳又残酷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笑容说 道:「呵呵,我那两个小宝贝真是淘气,这次就算了,下次要吃狗粮时记得要请 示我,我可不喜欢牵着条臭母狗在家转。」「谢谢,主人饶了贱母狗。谢谢主人。」 这贱货边说还边磕头的答谢着。
 
  「我这肚子,这些天不知道怎么了,说着说着又想拉了,看你这贱母狗你还 听话,来赏你点新鲜的。」美少妇带着笑说完。我那贱货老婆马上跪爬向她的跨 下,只见这美少妇那粉红粉红的菊花屁眼一张一缩的,「啤」,「啤」的两个屁 先放出,我那贱货老婆用鼻子嗅嗅地卖力的吸着她的臭屁,接着就是一股浓黄的 屎液流出,我那贱货老婆张大着嘴,大口大口的吞吃着,像品尝着鱼翅鸡汤一样 美味。由于拉的是稀屎,又拉的很急促,所以有很多顺着这贱货的嘴角流在了地 上,在地上那屎液里我还分明的看到了一两条没来得急消化的辣椒和几快肉片。 
  拉玩屎后,美少妇脱了睡衣,赤裸着那美玉般的身体就到旁边的浴池里浸泡。 我那贱货老婆吃玩嘴里的臭屎,则继续像狗一样吃地上的屎液,那几条辣椒和几 快肉片还细细的品尝着,看着这贱货的滑稽样,浴池里的美少妇也被逗的乐呵呵 的笑了笑。看着美少妇那白玉般的美体,虽然还是中午,但没什么人,我也就照 着墙角撸了一发。好戏还在后头,继续上演着。
 
               第二章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09-24更新.